切换到宽版
  • 132阅读
  • 0回复

赤壁之游乐乎赤壁之游乐乎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纱门定做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不知是绵绵乡愁还是缕缕诗绪,让我穿过时空与岁月,让我穿时空与岁月拱起的汉川门,走向久违的梦里的东坡赤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是我记忆中的赤壁吗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当我站在汉川门前,不见我儿时走过的通向东坡赤壁的碎石小路;抬头远望,只见一片茂密的绿林映着层层叠叠的亭阁。层层叠叠亭阁下的赤壁入口石门前,耸立着一蹲高大的苏东坡石像,栩栩如生,似在有意无意告诉我:东坡赤壁,与苏东坡苏轼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是的,正是有了苏东坡的存在,才有了东坡赤壁的存在,使之成一处风景,来这里倾听东坡先生听过的江涛声,感受大江东去的气势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登高望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此刻,我就站在栖霞楼的最高层。此楼西临峭壁,气势壮观,东、南、西三面遥对长江,是东坡赤壁的最高处,宜于远望——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玉带般的长江飘在远方,因了自然的伟力,长江早已离赤壁远去;当年惊涛拍岸的地方,如今已是一碧万顷的原野,阡陌纵横,绿树成行。待我抬眼南望,只见一道迤逦延伸的绿色江堤上,有人在堤上漫步,脚步沉稳,身影飘逸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猜:莫非是东坡先生躬耕东坡之后,来这一片旷阔、宁静的天地里散步解乏哟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3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睡仙亭,实则是不可不游之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睡仙亭与放龟亭近在咫尺、隔栏相望,立于赤壁矶头。亭内有石床石枕,据说东坡先生当年同友人诗话赤壁,常常交杯换盏后酩酊大醉,曾多次醉卧于此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儿时听说东坡先生这一趣闻后,初游赤壁时特意来到睡仙亭,不仅轻轻抚摸这石床石枕,还特意解怀脱衣,光条条横躺在这石床上,想沾一点东坡先生的灵气,日后长大也行万里路、读万卷书,文章倚马可待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如今,睡仙亭里石床石枕还在,可是我的岁月已老,望着这石床石枕,想起儿时的嬉闹,不禁哑然失笑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4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漫步东坡赤壁的亭阁之间,自然会吟起苏东坡的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……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走着吟着,吟着走着,我便走进酹江亭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酹江亭窗含大江,景物寥廓。亭里三面均有石刻,其中最抢眼的当是苏东坡草书的念奴娇·赤壁怀古,品赏这笔势奇劲,如狂风骤雨,飞动旋转,可谓与词的豪放相得益彰的草书,我不禁感叹——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正是苏东坡的“乱石穿空惊涛裂岸”,才使那一声大江东去壮哉如斯,也骤使这狂草的赤壁声名大震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5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时光,晃动着一树枝叶,我就站在树下,肃立二赋堂门外,遥向堂内的二赋木刻鞠了一躬后,这才走进堂里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堂中一面木壁,将堂一分为二,前壁书前赤壁赋,后壁书后赤壁赋,字大如拳,拙朴俊逸。这前后二赋,儿时就倒背如流,如今依然可以信口背诵某些章节,诸如这“且夫,天地之间,物各有主,苟非吾之所有,虽一毫而莫取。唯江上之清风,与山间之明月,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,取之无禁,用之不竭,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,而吾与子之所共适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赤壁赋的迷人之处,在于上自造物,下至人事,远自历史,近至生活,写得大气脱俗,也悟得明透;因之使你神驰古往今来,回旋清风明月之中,欣赏前后赤壁赋的美妙绝伦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走出二赋堂,回首一望,那是谁撰写的一副对联:客到黄州或从夏口西来武昌东去,天生赤壁不过周郎一炬苏子两游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是呵,这就是东坡赤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6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的故土黄州真是有幸,她曾在杜牧赤壁的诗里;她曾在王禹偁的黄冈竹楼记里;她更在苏东坡的前后赤壁赋及念奴娇·赤壁怀古里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也许正是如此,才使不同时代、不同身份和地位、不同信仰和志向的人,都情不自禁地来到这里。想着走着,走着想着,转身就到了东坡赤壁的大门,抬头一望,只见“赤壁之游乐乎”几个石雕的大字横在门楣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望着那几个大字,我连连感叹道:乐哉!乐哉!这才信步走出赤壁大门。(谢克强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(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